美美乐家具

时间:2019-09-20 20:35:59 作者:admin 热度:99℃

美美乐家具  从狭窄的板楼里陡然来到这辽阔的别墅里,两个人身在其中忽然显得渺小异常,两个人都有点兴奋,还有一点很尖很细的恐惧。小鱼看起来甚至有点紧张,她便用尖声的喋喋不休的说话来掩饰着自己。老康今天主动把小鱼请来做客其实是带点补偿的意味,好像从前在他那板楼里聚会亏欠了她一样,而住别墅的机会对他来说也并不是一件家常的事情,因为不够家常所以看起来不是很逼真,倒更像是一个梦境,又因为做梦的人知道这只是个梦境,所以在梦中都会感受到那种沁凉而细若游丝的悲伤。这点悲伤把两个人落在地上的影子拖得分外长分外臃肿,就像那影子里竟住了好些个魂魄,有一种冷寂的热闹。  不是。

  那她后来又结婚了吗?  不是。

  ……难怪你在三十年里一直相亲一直失败呢,其实你根本不是在相亲,你只是给自己找到了一种打发时间的方式,同时还能用这种方式欺骗自己,看,我这不是也一直在努力找那个合适的人吗。而你心里其实比谁都清楚,这一切都是徒劳,你是必然要孤独的,你其实很享受这样的孤独,因为这孤独时时让你感觉到一种受惩罚的感觉,你觉得你就是一个应该被惩罚的人。就像一个人终日上着刑具,一旦把刑具摘了反而会受不了这种轻松,只想着能再钻进刑具里。  那你后来为什么不再结婚?在后来的三十多年里都遇不到合适的女人吗?

  老康的眼泪忽然就流下来了,他说,是的,三十年前我就明白我是要孤独终老的了,可是你知道吗,我其实并不害怕,我真的一点不害怕。我觉得用余生所有的时间去等一个人回来也挺好,她会不会回来都没有关系。那时候真的太年轻了,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是最好的东西,你相信吗?那时我是真的不知道啊。你知道吗?这三十多年的时间里,我每天黄昏时分都要到桃园巷散步,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无论春夏秋冬,无论刮风下雨下雪,没有一天中断过。这黄昏时去桃园巷的散步已经成了我生活中最重要的一部分,如果我一天不去就觉得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没做,我会连觉都睡不着。你知道是为什么吗?因为她家就住在桃园巷,我知道是哪幢楼哪个单元哪个窗户,她家那个临街的阳台在六层,阳台上摆满了各种花花草草,我在楼下都能看见那盆开得像血一样红的天竺葵,我知道一定是她种的,因为她就喜欢这些花花草草,最喜欢的花就是天竺葵,永远像个小姑娘一样。我记得有一次我们下班一起走路回家,她手里拿着一枝同事送给她的天竺葵,说回家自己插在花盆里就能活。她大概是很开心,走着走着她忽然猴到我背上,让我背着她走,还有一次是把她的两只脚踩在我的两只脚上,让我驮着她走。这些记忆我每晚睡觉前都会温习一遍,温习这些记忆的时候就会觉得那个人还在你身边,你甚至连她的呼吸都能听到。有时候我甚至都能感觉到她的碎头发又落在了我脸上,毛茸茸的,痒痒的。  ……难怪你在三十年里一直相亲一直失败呢,其实你根本不是在相亲,你只是给自己找到了一种打发时间的方式,同时还能用这种方式欺骗自己,看,我这不是也一直在努力找那个合适的人吗。而你心里其实比谁都清楚,这一切都是徒劳,你是必然要孤独的,你其实很享受这样的孤独,因为这孤独时时让你感觉到一种受惩罚的感觉,你觉得你就是一个应该被惩罚的人。就像一个人终日上着刑具,一旦把刑具摘了反而会受不了这种轻松,只想着能再钻进刑具里。  小鱼则把别墅里的每个房间挨个都参观了一遍,一边参观一边惊呼,哇,好大的浴池。哇,这扇落地窗里能看到落日,简直像油画一样。哇,这间书房里居然有彩色玻璃,简直像教堂里一样。哇,康老师你一个人住在这么大的屋子里害怕不害怕啊,要我一个人都吓得不敢睡觉。老康一边听着她大呼小叫,一边泰然坐在红木椅上,一边微笑一边喝着新沏的普洱。他的旧居,小鱼自然也是去过的,只是外人每次去了几乎都没有立锥之地,所以他也不欢迎别人去做客。五六十平米的老式板楼,20世纪80年代单位分的房子,当时资历不够,还分了个顶层。屋里好像几十年没有打扫过的样子,桌上的灰尘厚得足以把人埋掉,屋里的每一件家具都在向来人倾诉着主人是一个单身长达四十年的老光棍。

 老康还被冻在那里,一动没有动,小鱼忙问他,是不是就是她?她就是你前妻吧?你看她站在这里其实是在等你呢,这说明什么?这说明她早就知道你每天会从她家楼下经过,她会在每天那个固定的时间点看到你,可是今天你比平时来晚了,她看不到你就着急了,就下楼来这里等你,结果你们就遇上了。  她知道你每天黄昏都会从那里走过吗?  (她当初和别人结婚的时候考虑过你的感受吗?

  第二天黄昏时分,老康和小鱼又出现在了桃园巷。他们是约好的时间,两个人碰头之后便一起向那栋楼房走去。站在楼下老康还是有些犹豫,有些不敢进去,小鱼说,昨晚不是说好的吗?然后便不由分说地拖着老康上楼,一路狂奔到六楼,小鱼站在那扇门前,一边大口喘气一边迫不及待地敲了敲门。老康则脸色惨白,伸出来擦汗的手都在不停发抖,几欲要退到小鱼身后去。敲过门之后,开始里面一片寂静,然后便听到了从里面开门的声音,门缓缓打开了一道缝,里面站着的正是昨晚他们在楼下见到的女人。

  倒是小鱼在来年春天的时候去了一趟桃园巷。那时候正是桃花盛开的时节,整条桃园巷都被十里桃花淹没了,微风过处,桃花像雪一样纷纷扬扬地落满整条巷子。小鱼久久站在那两棵大桃树下看着经过的行人,就像当年张红站在这里偷偷看着老康每天经过的背影。她又抬起头,眯着眼睛寻找那个六层的阳台。在春天的光线里看上去,阳台依旧,只是已经变得空空荡荡,萧索异常,昔日的花草不知道都去了哪里,颓败的窗户紧闭着,里面没有一丝灯光透出来,好像多年都没有人住过的样子。  可是你在渐渐变老,你就不怕老了以后会越来越孤单吗?如果有一天你病了或者老得起不了床了,身边也没有一个人照顾你,你就真的不害怕吗?  进了别墅一股暖气和一股阴森气同时扑面而 来,黑白双煞似的,险些让人站立不稳。小鱼一边脱羽绒服,一边跺着脚呻吟,好暖和啊,究竟是富人区,暖气烧得真足啊。屋里暖气虽然烧得很足,但因为窗外都是巨大的树木,遮住了光线,屋里摆的又都是冰凉而阴气森森的红木家具,加上屋子过于辽阔,说个话都能听见回声,所以猛地进来时简直有一种古墓里的肃穆之气。这是老康妹妹的房子,他妹妹一家去欧洲度假半年,房子空着无人打理,据说房子一空很容易颓败,便请老康暂住进来,浇浇花打扫一下卫生,做了一个临时的门卫。老康自打住进别墅还没有观众来参观,此时便尽心尽力要做个地主。又是沏茶又是摆水果又是拿糕点,决意要搞出一场两个人的派对来庆祝,至于到底要庆祝什么也说不清,若只是为了能暂住在这别墅里而庆祝,似乎又显得自己太可怜。但莫名地,就是有一种要庆祝一下什么的冲动,仿佛是要庆祝人生里那些莫测的暗流涌动一般的疯狂瞬间,就那么亮一下,却可以像一只高瓦数灯泡一样连着照亮好多天。

关于美美乐家具跟美美乐家具的相关文章以及介绍内容美美乐家具有小编来给大家讲解,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请联系本站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